目前日期文章:201501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  中新網晉中9月30日電 (記者 屈麗霞)30日,山西省晉中市紀委監察局召開新聞發佈會,通報近期在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,糾正“四風”問題專項監督檢查中查處的10起典型案件,每起案件中被查處公務人員的分管領導也被問責。

av08avxrx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  6月起,我市開展社會救助專項整治活動,"尋找應保未保對象,一個不漏;查處應退未退對象,一個不留。"如今活動接近尾聲,截至9月10日,全市共清退低保對象1018人,其中,各類"錯保"對象135人。另外,新增低保對象515人,其中,47人為低保人員主動發現辦理。低保金是困難群眾的最後一道生活保障,是弱勢群體的救命稻草,關係著全市近9萬名低保對象的冷暖安危。可在個別人眼中,低保金還是塊"唐僧肉","為吃唐僧肉,各自顯神通","騙保"、"人情保"、"搭車保"……把低保金一分不落地發到最需要的人手中,同孫悟空把唐僧護送到如來居處一樣,不僅需要橫掃群妖的"金箍棒",也需要甄別真偽的"火眼金睛"。今日,結合本市實例,記者帶您認清三隻"偷食"低保金"妖怪"的真面目。大妖“騙保”障眼法:虛假證明身邊“戰例”:不久前,我市某城區工作人員走訪低保戶,其中一戶只有孩子在家,孩子說,他的父母親上班去了,並詳細說了父母雙方的工作單位……孩子的敘述,與該家庭申請低保時的陳述、證明不同,隨後,工作人員調查認定,該家庭存在“騙保”行為,隨即做出停保決定。這樣的例子在我市並不少見,一居民本是大型企業的內退職工,卻向社區謊稱無工作、無收入,騙取低保金3年,經群眾舉報查實後,還發現其另有住房。照妖鏡:市民政局副調研員王龍告訴記者,戶籍、家庭收入、家庭財產是申請低保的三要件,“騙保”是指申請者故意隱瞞家庭收入、財產,騙取低保金,這是最常見的“錯保”,特別是一些靈活就業人員,經常瞞報、低報臨時性收入,以申請低保。還有一種現象是隱瞞家庭財產,“有的低保對象常年住著樓房、開著小車,經群眾舉報核查時,發現其房子、車子均在親戚名下。”收入證明是享受低保的重要憑證,在“騙保”過程中,一些用人單位,常“配合”申請者出具虛假收入證明。此外,在我市,低保家庭中的特殊困難人員,如殘疾人、重大疾病患者等,在原享受標準的基礎上,可再享受分類救助金。為此,個別低保對象開具虛假疾病證明、殘疾證明,騙取分類施保金。無論是開具虛假證明,還是房、車過戶的“小花招”,雖然給工作人員甄別帶來難度,或一時得逞,但終究逃不過群眾的“火眼金睛”,在本次專項整治中,135名“錯保”者,全是“騙保”者。二妖“關係保”又名“人情保”障眼法:掩耳盜鈴身邊“戰例”:我市某縣區低保中心原主任,在低保審批中,利用職權,“優親厚友”,為多名不符合條件者辦理了低保手續,去年,該主任因此被立案偵查,最後受到了刑事處分。據瞭解,該主任去年59歲,因為“關係保”的問題,倒在了最後一班崗上,令人嘆惜。在我市,“關係保”現象並非個例,市低保中心不時就會接到相關舉報,其中,多數來自經濟相對落後的縣區。照妖鏡:市低保中心主任張宏偉表示,“關係保”,是指低保經辦人員在履職中,違規辦事,將不符合條件的對象納入享受低保範圍。有時,基層低保經辦員,面對因家人重病、子女上學等導致生活困難的家庭,即便這些家庭收入超標,也將其納入享受低保範圍。“這是不允許的,低保審批只算‘收入’,不計‘支出’,類似困難家庭,可申請‘對口’社會救助。”在農村,還有一種情況,即在村幹部選舉過程中,為了得到選票,候選人常將低保當做一種福利,作為選民投票的一種回報。張宏偉說,民政部門不剝奪低保工作人員近親屬享受低保的權利,但為防止違規辦事,我市要求,低保申請人與經辦人員、村(居)民委員會成員有近親屬關係的,應當如實聲明。而低保工作人員的近親屬申請低保時,該經辦人要主動申請迴避。低保經辦人員、村(居)民委員會成員近親屬申請到低保後,必須備案。“備案制”今年起才開始實施,“法力”究竟如何?大家拭目以待。三妖“搭車保”諢號“維穩保”、“政策保”障眼法:“土政策”身邊“戰例”:為解決我市集體企業未參保退休職工的生活問題,從2006年起,我市有近萬名退休職工,先後享受了低保標準的補助。2010年,國家有關部門認定,這一規定有悖於國家低保政策,隨後我市開始整改,目前,已有8000名職工辦理了退出手續,其餘也正陸續辦退。同這一原因類似,2011年,我市農村五保戶整體退出享受低保待遇。照妖鏡:民政部規定,戶籍、家庭收入、家庭財產是申請低保的三要件,不得隨意增設附加條件,把低保政策與其他政策捆綁實施。王龍解釋說,任何家庭,只要共同生活成員的平均收入低於低保標準,均可申請低保,但禁止以個人名義申請。“低保申請以家庭為單位,不能以個人名義申請。”但現實中,一些地方政府,打著“維護社會穩定”的旗號,把長期上訪戶、纏訪戶、失地農民、下崗破產職工、集體企業未參保退休職工等,不加區分,統統納入低保隊伍,將“低保當做筐,啥都往裡裝”,損害的是更困難群眾的利益。近期,我市仍有個別企業謀求將未參保退休職工納入“低保隊伍”,雖然被拒,但“三妖”的影響力,可見一斑。解決方案“主動”能解“緊箍咒”目前,由於低保制度實行“不申請、不救助”的政策,不可避免地出現了應保未保人群。“漏保”現象的存在,制約了低保制度發揮更大的作用,成為低保管理的“緊箍咒”。張宏偉分析,“漏保”群體主要分為三類:一是困難群眾不瞭解政策,不知如何申請;二是困難群眾患有殘疾,無行為能力;三是困難群眾不願意接受低保救助。為此,在本次專項整治中,低保工作人員進村入戶,“送政策、送服務、送溫暖”,主動尋找“應保未保人”。43歲的本市居民史曉明,獨居在萬柏林區西華苑社區,單位破產,無收入,無生活來源,身患先天性疾病,多年來靠朋友幫扶生活。7月初,街道低保員聽說他的情況後,主動上門調查,確認情況屬實後,幫他辦理了有關手續,在第三季度低保申報時限已過的情況下,特事特辦,破例將其納入三季度保障範圍,事後,史曉明淚流滿面地說,在他最困難的時候,政府的關懷給了他生的希望。據介紹,6月起至9月,在專項活動中,靠著低保人員主動發現,全市新增低保對象47人。張宏偉表示,對“漏保”的問題,解決方法只能是主動服務。專項整治結束後,上門排查、主動服務的方式,也將繼續延續下去。他表示,專項整治中,儘管發現了不少問題,但從總體上看,我市的低保救助是嚴謹的,目前,全市的錯保率0.17%,遠低於全國4%的平均水平。我市實施低保政策以來,累計發放低保金26億元,受益群眾564萬人次,對保民生、兜底線起到了重要作用。條條道路可“取金”採訪中,王龍一再強調,低保金是對特殊困難群體的救助,不是全民福利,不要“全民擠低保”。他表示,目前,我市基本形成了以低保制度為基礎,以臨時救助、災害救助、醫療救助為支撐,以教育救助、衛生救助、住房救助、就業救助、司法援助等專業救助為補充,輔之以慈善救助、社會捐贈、社會幫扶的社會救助體系。比如,根據我市現行的臨時救助政策,家庭收入在低保標準4倍以內的家庭,即低保邊緣戶,如果因車禍、火災等不可抗原因,使得家庭支出突然增加、生活陷入困境,可向民政部門申請臨時救助,根據具體情況,可一次性獲得1000元至5000元不等的救助金。王龍透露,我市即將上調臨時救助金額,上調後分別為3000元、5000元、8000元,其中,萬柏林區將最高臨時救助金設定為10000元。“這是日常性臨時救助,目標群體為低保邊緣戶。”天有不測風雲,人有旦夕禍福。即使是家境殷實的富翁,也可能因為一場大火,讓財富化為烏有,使生活陷入困難。為此,我市還將出台“救急難”救助措施,覆蓋全社會所有人群,一旦遭遇意外,損失超過家庭負擔範圍,同樣可向民政部門申請臨時性救助,這是“應急性臨時救助”,救助金額參照臨時救助金額。王龍最後說:“社會救助的目標,是讓每一個身處困境者都能得到社會關愛和溫暖。”本報記者 郭燾  (原標題:認清三類“錯保”真面目)

av08avxrx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  中新社北京9月19日電 (記者 歐陽開宇)在滬昆高速湖南邵陽段“7·19”特大交通事故調查中,11名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因涉嫌玩忽職守犯罪遭立案偵查,並被採取強制措施。這是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19日向中新社記者提供的信息。

av08avxrx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